数十亿资金拟支持新能源充电设施 国家补贴“呼之欲出”

在12日的常州会议上,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童光毅也表示,国家拿出几十个亿鼓励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同时也鼓励社保基金探索投资充电基础设施领域。此外,国家还将成立充电基础设施基金,发行基础设施企业债券支持充电桩建设。

  接二连三的利好政策正在不停的“砸”向新能源充电基础设施领域。

  继9月29日国务院对外发布《关于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后,10月9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工信部、住建部四部委又联合印发了《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下称“指南”),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完成为500万辆电动汽车配套建设相应规模的充电基础设施。

  “个人用户充电难是新能源汽车消费者反映最强烈的问题,下一步将通过多方举措解决这一难题。”10月12日,在江苏常州召开的全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成立暨建设经验交流现场会上,国家能源局副局长郑栅洁表示。

  “在国务院的‘指导意见’里面,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一句话,就是说充电基础设施是一类新型的城市基础设施。这句话实际上内涵很丰富,把以往的充电基础设施作为车的附属物,或者只是车位以后随便建设的附属物的层面,上升到了城市基础设施的高度。”曾参与上述“意见”编制的、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电网发展综合研究所主任工程师李立理在日前由沃尔沃集团与FT中文网联合举办的迈向可持续发展的城市领袖论坛暨沃尔沃集团可持续交通白皮书发布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充电基础设施的落实和保障已经不是一个行业和产业性的话题,“在国务院常务会上,(已经)是和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直接结合起来。”

  虽然从横向上看,未来清洁化有很多技术路线,比如说天然气汽车,燃料电池汽车,但这两类汽车同样有基础设施配套的问题。李立理认为,电动汽车的充电基础配套,实际上在可以选择的几个清洁路线当中的,在实现基础设施配套这个环节,是最容易的。因为我们要建天然气的加气站,燃料电池的加氢站,模式是和燃油的加油站基本上一致的。如果要为其配套则意味着我们基本上要全新复制一套现在庞大的加油站网络,这在未来的中国几乎是不可以承受的。

  或许正因如此,据其透露,在“十三五”期间,国家将进一步出台充电设施的中央和地方财政的奖励办法。而据记者了解,在12日的常州会议上,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童光毅也表示,国家拿出几十个亿鼓励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同时也鼓励社保基金探索投资充电基础设施领域。此外,国家还将成立充电基础设施基金,发行基础设施企业债券支持充电桩建设。

  虽然从2013年9月开始,国家就开始密集的出台了十余个重点政策,涉及到电动汽车充换电服务价格、基础设施建设奖励、电动汽车企业资质准入等方面,而在车辆的补贴上,也已经有了国家和省市、地方等多层的财政补贴,但对于基础设施的资金支持方面依然较为模糊。

  “目前国家层面对充电基础设施没有财政支持,支持的来源方主要是地方政府。”星星充电总经理苏浩告诉记者。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地方政府都已经出台了财政支持政策,苏浩向记者介绍道,不同地方政府对于投资者的资金支持比例、支持范围和入围补贴的细则都有着不同的执行标准。“一些地方是只补贴充电机的钱,而一些地方是充电机和工程布缆的钱都按照比例补贴,还有一些地方根本没有出台入围补贴的细则,让企业无章可循”。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问题都将慢慢得到解决。李立理告诉记者,目前国家已经要求地方政府在明年3月之前要出台相应的充电桩建设专项规划和建设管理办法,把中央提出的要求要落实下去,这样地方上的企业就可以操作了。

  苏浩也告诉记者,在前两日的常州会议上,一共有31个地方发改委的人士到常州,学习了国家能源局对政府下一步在基础设施建设层面上的细则和规划,国家已经把下一步的建设任务具体的落实到了地方发改委的工作任务之中。与此同时,包括国网、南网的人士也有列席,而在下一步的规划中,国网、南网等企业也要有相关的五年安排和每年计划。

  据童光毅介绍,按照我们2020年新能源汽车500万辆的保有量测算,未来政府将要落实480万个分散式的充电桩,还有1.2万座充电站的建设,与此同时,在公交、出租、环卫领域,要建3850座公交换电站,2500座出租车充换电站,还有2450座环卫物流等专用换电站。

  落实在地区层面,国家能源局根据电动车的实际需求将全国分成三个地区,并分别做了预测:一个是条件较好地区,有266万辆电动车的需求;一个是示范推广地区建大概4300座充换电站,满足223万辆电动车的需求;另一个是积极促进地区,主要是西部地区,落实10万个桩。

  虽然政策和资金支持都在不断加码,但从政府层面看,支持肯定不会是永久的。因此,在未来,加快充电基础设施行业的商业模式创新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李立理告诉记者,按照他们的测算,即便是到2020年全国新能源私家车达到400万辆,一年的公共充电的收入(按照每度电5毛钱的服务费)大概是12个亿,如果到2020年如果只靠充电服务费去做这个生意的话,在全国才12亿的收入。这样的收入规模和400万的用户规模很难支撑起真正的商业化的。“传统企业互联网+之所以容易做,因为其面对的是一个存量市场,有规模做支撑,而新能源的互联网+面对的是增量市场,要怎么获得成功,就需要在模式上有更大的创新突破。”他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