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统汽车与野蛮人之间: 前途获第三个电动车准生证

目前已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仅有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和长城华冠三家企业,中汽协常务副会长董扬曾透露,新建立的新能源整车制造商数量控制在十个,换言之,新的生产资质仅剩七个。

传统车企正在积极发力纯电动汽车,对新创公司来讲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研发、生产模式如果没有创新,即使传统车企是后发的,新创公司也可以被秒杀。我们做了很多年的汽车工程师,并不是说我们就是传统汽车人,轻量化模式的探索会成为机会,但这不能代表就会成功,好在市场足够大。”陆群说。

1476688363607452.jpg

前途的新起点

10月10日,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华冠”)旗下的前途汽车正式拿到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牌照。

这是继北汽新能源和长江汽车之后,发改委正式发出了第三张新能源生产资质的牌照。根据发改委批复显示,该项目建设规模为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

“我们希望成为电动车行业的‘华为’,华为就是一直以来用底层的技术一点一点积累,采用国际化视野,真正用实打实的技术来打造产品的企业,这是我们对标的企业。” 10日,长城华冠董事长陆群在北京顺义总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获得资质是长城华冠的新起点,也是前途汽车加入马拉松比赛的开始。

目前已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仅有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和长城华冠三家企业,中汽协常务副会长董扬曾透露,新建立的新能源整车制造商数量控制在十个,换言之,新的生产资质仅剩七个。

从获得资质的企业可以看出,主要是传统汽车链条上的企业。而最受关注的是互联网汽车造车公司,包括乐视、蔚来、车和家、和谐富腾、小鹏汽车等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获得资质。觊觎电动车资质的企业则远超7家,未来必然会有参与者被迫退出这场角逐。

对于互联网造车在营销方面的攻势,陆群显得颇为淡定,“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最后能够拿出产品,比所有的语言都更有说服力,一点一点把事做好就可以了。”

“新能源汽车整体设计和研发需要潜心研究,一步一步落实每一个环节。虽然互联网造车企业率先介入,但是汽车行业是个重资产的行业,需要大量汽车配套设施。” 9月28日,杭州长江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姜安宁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已经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车企也并非高枕无忧。8月12日,工信部公布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规定已获得资质企业应当进行改造,并在2年时间内完成审查,逾期未完成审查的,暂停生产、销售有关新能源汽车产品。

站在传统汽车和野蛮人之间

今年4月,前途汽车推出其自主设计研发的敞篷版、准量产车型前途K50,续航里程超300公里,百公里加速时间为4.6秒,最高时速为200公里/小时,预计于2017年底正式上市。

此前,长城华冠是一家汽车设计公司,主要为汽车整车生产商提供整套汽车设计开发解决方案,曾是汽车产业链条上的一环。2007年,长城华冠参与萨博、北汽、长丰等传统车企的电动化改造项目,2010年长城华冠成立了电动车事业部,涉足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

2008年北京车展时,名为“天蝎”的概念车高调亮相。2015年2月,前途汽车正式成立。同月,前途汽车苏州工厂正式奠基,一期投资超过20亿元,先期产能5万辆。与传统汽车生产的冲压、焊接、涂料、总装四大工艺不同,苏州基地生产将围绕碳纤维、铝合金等轻量化材料的使用进行全新规划。

“我们觉得未来的电动车时代,大家对于速度、力量的追求会有不同。过去大家追求速度、轰鸣声,速度一定是用力量,用吼叫的声音来表现,所以会有豺狼虎豹放在车上。但未来电动车应该安静的、在不动声色中滑过很远,带给你的一种不经意之间的速度感。”陆群这样表示。

前途汽车的“野心”在于加入到电动汽车游戏规则的制定当中。“所有新能源汽车和电动汽车的开拓者们,都是志同道合的,我们真正的对手是传统汽车。”陆群说。

实际上,传统车企正在积极发力电动车,这对新创公司来说才是最严峻的考验。“研发、生产模式如果没有创新,即使传统车企是后发的,新创公司也可以被秒杀。我们做了很多年的汽车工程师,并不是说我们就是传统汽车人。轻量化模式的探索会成为机会,但不代表一定会成功,好在市场足够大。”陆群说。

造不需要补贴的电动车

拿到了造车资质,外界认为,下一步长城华冠会开启融资通道。2014年长城华冠完成首轮融资,2015年9月在新三板挂牌。10月8日,长城华冠公布2016半年报,截止到2016年6月30日,2016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2039.19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3.13%;净利润亏损3811.68万元。

不过,陆群对于前途的资金实力非常自信。“到目前为止我们开发、建厂、品牌建设、供应商、投资等等,所有事情都按部就班地进行,没有因为资金问题制约发展节奏。三到四年之内,我们会按照自己的融资规划进行融资。”陆群强调。

与很多新创公司在营销方面一掷千金的大手笔不同,前途将很多资金投入到研发环节。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前途汽车更专注于电动车品牌质量、轻量化和新技术。陆群认为,延长续航里程是对的,但不是简单地加装电池,而降低电耗最主要的手段就是轻量化。“前途在新材料、新工艺、碳纤维等方面不断努力。”

除了通过对新技术的投入降低成本之外,前途的造车思路非常现实,不能依靠补贴。“所有与沾边补贴的事,我们都不做。”长城华冠总裁王克坚表示,前途造电动车有三个重要的原则:第一是不需要补贴,消费者省下的加油费用必须能够填补电池成本;第二是车辆早期故障不能很高;第三是彻底解决电动车的法律问题。

“比如电池赔付,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这样我才敢卖车。所以未来基于这种想法,我们会有一系列的车出来,这是设计公司的优势,我们也有工厂,并且会建立销售、服务整个系统。”王克坚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未来渠道的搭建上,陆群表示,传统的4S模式是重大的浪费,4S店模式并不适用于电动车销售,而建立线下体验店则是必须的。

到2020年,有数据显示我国电动汽车保有量将超过500万辆。在陆群看来,这一预期过于保守,电动汽车销量的拐点将出现在2017年。

“2020年一年的销量就很乐观,我认为远不止200万辆。如果把电桩企业的计划数量加起来,电动车现在的销量已经超过1000万辆。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的消费者使用电动车。”陆群的预判,也是前途如此坚定电动车方面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