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大龙拿到780亿订单:国能“摇身一变”谈并购

熊猫新能源有限公司刚刚与Nevs在北京签署采购合同。双方约定,Nevs将于2020年前向熊猫新能源提供15万辆电动乘用车和10万辆其他车型的电动车产品,订单总金额高达780亿元。

蒋大龙拿到780亿订单:国能“摇身一变”谈并购

12月18日,国能电动汽车(下称Nevs)董事长蒋大龙谈起一天前公布的消息,仍然很激动,“不要说你没见过这么大的订单,就是汽车历史上也没有过。”

熊猫新能源有限公司刚刚与Nevs在北京签署采购合同。双方约定,Nevs将于2020年前向熊猫新能源提供15万辆电动乘用车和10万辆其他车型的电动车产品,订单总金额高达780亿元。

“这些电动车产品将由Nevs为主,多家企业参与共同完成。”蒋大龙18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说。Nevs目前有两个生产基地,一个在瑞典,一个在天津。天津生产基地今年刚刚启动建设,预计产能20万辆。

互联网+和电动汽车的兴起,正在给汽车行业带来全新的理念和思维。传统汽车销售都依赖于汽车销售公司,以对市场的零售为主。完整的链条是,车企生产出汽车,存放在仓库等经销商来提货。市场不好时,传统车企可能意味着巨大的库存。

基地在建设中就拿下25万辆的订单,背后支撑的是汽车共享时代的到来。熊猫新能源计划将采购的电动汽车,提供给国内几家大型的专车公司,以实现汽车共享。“汽车共享的专车市场是巨大的,熊猫新能源已经和多家专车公司签署协议。”蒋大龙说。

移动互联正在以加速度改变人的生活习惯,汽车使用完全可以不以个人占有的方式存在,这是一个趋势。汽车共享等用车习惯的改变,开始反向改变车企的发展模式。

汽车共享揽下25万辆订单

熊猫新能源下的订单,包括15万辆9-3版萨博电动车,和10万辆其他车型的电动车产品,分别是5万辆中巴和5万辆电动物流车。

这笔订单所涉金额达到780亿元,接近一家传统中大型合资车企的年销售额。国内销量排名前十的车企中,有不少车企的年销售额在1000亿元以内。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相关资料,熊猫新能源注册成立于2015年9月14日,由多家金融机构出资。“股东是华信资产,此外,多家金融机构主要以协议出资方式出现,并非股东。”知情人士称。

熊猫新能源类似于一家汽车金融公司,其购买新能源汽车后,交给专车公司运营。专车公司需要大量的汽车,需要有专业的公司来提供。“我们有技术,会造车,熊猫新能源有金融产品,专车提供服务,这是一个链条上的分工,各自干自己专业内的事。”蒋大龙说。

据熊猫董事长马超称,熊猫新能源旨在大力发展低碳出行综合解决方案。通过与中国最大的几家专车运营公司合作,目标在五年时间,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纯电动车租赁公司。

共享经济未来将成为一个巨大的风口,据乐视控股高级投资总监孙可称,嗅觉敏锐的投资人早就开始关注共享经济,住宿、出行、P2P、众包众筹等等,目前百亿美元以上的创业公司中,共享经济的平均市值最高。

在汽车共享中,最好的选择是采用新能源汽车。一是国家大力支持,限牌城市对新能源车上牌网开一面,对购买者提供不菲的补贴,为投资者提供了政策优势;二是电动车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低碳环保为其提供广泛的社会和舆论支持。

熊猫新能源经过两年的调研,最后选择了Nevs的产品。“这么大的订单,下错了风险会很大,他们也很谨慎。要综合考虑性能、安全性、性价比等因素。”蒋大龙说。

专车使用有其本身的特点,使用频率高、安全性要求高。同时,大批量的采购,对性价比也要求极高。Nevs一年前已经在瑞典推出9-3纯电动车,未来还会有基于凤凰平台推出的纯电动车。

Nevs将兼并几家车企

Nevs于2012年收购萨博汽车公司的资产及完整的知识产权,核心定位是利用全部资源致力于发展电动汽车产业。

今年6月28日,Nevs联合国研科技集团、北京中域绿色资产管理公司成立国能新能源汽车公司,在天津滨海新区启动国产项目。预计在2017年实现全面国产。

“Nevs确定最重要的市场是中国市场,国家高层对互联网+和新能源汽车发展支持力度非常大,是我们信心的一个重要来源。包括对瑞典的技术团队,我坚定要求要紧靠中国市场。”蒋大龙说。

国能新能源汽车公司的股东中,研科技集团、北京中域绿色资产管理都有IT企业背景,蒋大龙在发展电动车路径上,融入了“互联网+”的玩法。互联网的造车思维在中国改造了Nevs。

在Nevs的整体发展上,蒋大龙确立了两条腿走路的模式:一是提供技术服务。不久前,Nevs发布土耳其汽车计划,将萨博技术使用权授予土耳其,获得了4000万欧元的收益。“之后进入合作第二期,合同金额更大。这不是简单的技术使用授权,而是长期的合作,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合作。目前有意向合作的还有国内一些大型的车企,为他们提供技术服务。”蒋大龙说。

二是Nevs将其积累的技术,转换成新能源汽车产品。Nevs的两个生产基地分别为瑞典特洛海坦年产19万辆和天津的年产20万辆产能。“天津工厂建设按照既定方针推进,估计今年的元旦和春节都没有假期了。”蒋大龙说。

这两个基地都是生产乘用车产品,但在熊猫新能源的订单中,却有10万辆中巴和电动物流车。对此,蒋大龙解释称,目前正在国内收购车企,包括一些乘用车企业和商用车企业。

“一些传统车企现在经营很困难,国家也在清理汽车生产资质。我们目前正在兼并目标车企,利用我们的资源和技术,整合落后产能。”蒋大龙说。

中国汽车生产过于分散,很多小型车企的生存状况早已堪忧,国家在2010年前后,提出做大做强,要求有实力的车企兼并重组,但后来效果并不明显。原因是国有大型车企集团普遍拥有多家合资公司,认为小型车企的落后产能整合成本太高,积极性很低。

新能源汽车市场化加速,汽车市场和汽车行业出现巨大的变革机会,为兼并重组提供了新空间。“新能源汽车不是做和不做的问题,而是必然的选择,这是全球气候大会的共识。但新能源汽车也不能一窝蜂全上,有技术的要实现资源整合,把它做大。这是国家战略层面的认识,高层想得很清楚。”蒋大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