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电动汽车“掰手腕”:广东多家企业“涉水”燃料电池车

氢燃料电池的科研难度非常高,未来的技术突破和创新还需要倚赖高级人才。珠三角地区拥有完备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从电动汽车到氢燃料电池汽车,广东具有很大的优势。

和电动汽车“掰手腕”:广东多家企业“涉水”氢燃料电池车

尽管仍有质疑声,但氢燃料电池车的产业化已经逐步展开。

当地时间9月12日,在第67届法兰克福国际车展开幕前夕,奔驰公司举行发布会,宣布推出首款插电式氢燃料电池混合动力车。该车以氢燃料电池和锂电池共同作为能量来源。奔驰称这款车是“通往零排放驾驶道路上的里程碑”。

而氢燃料电池车,也是广东这一新能源汽车生产大省的重点发展目标。氢燃料电池是一种利用氢气和氧气之间的氧化还原反应,把化学能直接转化为电能的发电装置,这也是新能源汽车中,除电动汽车之外的另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和电动汽车“掰手腕”:广东多家企业“涉水”氢燃料电池车

9月7日,在深圳国际低碳城论坛上,广东省发布了“珠三角城市群低碳发展2020年愿景目标”。其中提出,到2020年,珠三角地区新能源公交车保有量占比超85%,其中电动公交车占比超75%。

而9月7日,佛山引进了首期投资超百亿级的氢动力研发中心及整车项目;也是同一天,佛山正式启用了国内首个商业化运营的加氢站,科技部和联合国共同设立的“促进中国燃料电池汽车商业化发展项目”也落户在佛山。

许多广东企业也在积极布局。深圳一家主投汽车产业链公司的投资机构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选择与国际上这一领域的领先企业合作是一个可靠的路径,氢燃料电池的科研难度非常高,未来的技术突破和创新还需要倚赖高级人才。珠三角地区拥有完备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从电动汽车到氢燃料电池汽车,广东具有很大的优势。

广东企业积极布局

在业内人士看来,尽管还未到真正的爆发期,但氢能被称作人类的“终极能源”,储量丰富,高效清洁,无疑代表了未来的一大方向。2016年出台的《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2016-2030年)》提出,到2030年实现加氢站现场储氢、制氢模式的标准化和推广应用;2050年实现氢能和燃料电池的普及应用。

氢燃料电池最大的应用领域是汽车。广东省正通过推动政企合力,抢占这一朝阳行业的高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广东在这一领域早有布局,并已初见成果。在佛山、云浮两市共建的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中,最具特色的产业便是氢燃料汽车、氢燃料电池;去年,全国首条氢能源城市公交车示范线路在佛山正式开通。

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不久前在考察云浮氢能源基地时强调,云浮要围绕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引进更多上下游项目,集聚更多企业和配套服务机构。

而在9月7日,杭州长江汽车主导的长江氢动力(佛山)研发中心及整车生产项目落户佛山南海区,首期投资120亿元。其中包括总投资达10亿元的长江汽车全球唯一的氢动力汽车研发中心。

整车生产项目分两期建设,生产车型包括纯电动和氢燃料电池客车、专用车、物流车、乘用车等,年产16万辆,建成达产后总产值达400亿元。

此外,去年7月,东莞开始筹建“国际氢能产业城”,欲在国家级高新科技示范区——东莞松山湖打造一条氢能产业链,建设“中国氢谷”;深圳也于去年由本土民营企业推出了首台30KW氢燃料大型客车。

这意味着,广东在氢燃料电池车布局上已走在前列。事实上,不少广东企业早已闻风而动,在此之前就已有谋划。

早在2015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深圳同创伟业清洁技术投资负责人张一巍就表示,他们在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重点已逐步转向了氢能源。

张一巍称,氢能源可能是继互联网之后的一个全新的突破性技术。如果汽车转向氢能源,利用光伏发电制氢,再用氢燃料电池去驱动汽车,实现的将是从头到尾的“零排放”。

而去年7月,中山大洋电机旗下子公司获得巴拉德动力系统公司9.9%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单一股东。巴拉德自1983年开始研发燃料电池,是世界上氢燃料电池车的主要供应商。

比这笔交易略早一些时候,巴拉德与广东国鸿氢能签订燃料电池组生产合作协议,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在云浮建立生产基地,经营氢燃料电池电堆的生产。

国鸿氢能副总经理张哲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公司已经形成了年产20000套氢燃料电池电堆的生产能力,在国际上都属于领先水平。他们在2016年交付的第一批28辆氢燃料电池大巴,已在佛山、云浮稳定运行了一年时间。

产业化可期

尽管屡屡有氢燃料电池车问世,或是有示范线路开通,但目前为止,氢燃料汽车在中国尚在产业化的初期。

前述投资机构总监告诉记者,氢燃料电池常用的催化剂是金属铂,使用成本高,而且存在损耗乃至失效等问题。另外,整个系统的控制、工程学、稳定性、以及电池寿命等,都是影响实际应用关键因素。与国外相比,中国还需要更长时间的技术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