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于武: 2018年中国智能网联汽车标准将落地

汽车产业成为了一种载体,各种创新、各种要素都在这里显现出来。2017年不寻常,也是我们中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关键历史节点。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 图/中新网

万物互联的时代,汽车不会固步自封。

2017年,是中国汽车大变革的一年。新势力造车风起云涌,BAT资本大举进入;新能源合资开闸放水,双积分政策落地实施;禁售燃油车的声音从德国传到了中国;共享汽车开进了大街小巷,自动驾驶车辆上路测试,自主品牌集体高端化并走上国际舞台。

“2017年是中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关键历史节点。”1月3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两周前,付于武刚刚被中国汽车工程学会授予终身成就奖。

谈及2018年的趋势,付于武预测智能汽车将在2018年有重大突破。“2018在智能网联方面不光会有大动作,而且会有一批成果出现,首先是标准的突破,这也将成为汽车科技界和汽车工程学会最大的事件。”

无独有偶,采访结束第二天,中国智能汽车发展规划草案出台。1月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出,到2020年,智能汽车新车占比将达到50%,中高级别智能汽车实现市场化应用。

当然,面对中国汽车的蓬勃发展,担忧同样存在。“我也有担忧,比如各地争先恐后地上一些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园、智能网联示范区。汽车产业的竞争将会比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残酷,风口是有的,但不能失去理智,运动化的思维会毁了汽车产业。”付于武强调。

智能化今年会有大突破

《21世纪经济报道》(以下简称《21世纪》):您如何看待2017年的中国汽车市场的变化?

付于武:第一个字总结就是“变”,变化之大远远超出了我这样一个老汽车人的想象。第二个是“快”,好多事都在今年爆发,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故事。第三个是“合”,合作,融合。IT行业、互联网行业和汽车,传统车企和新创车企的合作,积累到一定时间,突然在2017年爆发,给我们的冲击力是难以想象的。汽车产业成为了一种载体,各种创新、各种要素都在这里显现出来。2017年不寻常,也是我们中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关键历史节点。

《21世纪》:2017年哪些事件对2018年乃至未来具有深远影响?

付于武:禁售燃油车,这是革命性的变革。禁售燃油车时间表我不主张现在就推,对于电动化的概念和定义,我们也要重新梳理。但是电动化会逐步取代内燃机,这种趋势已经得到全球汽车业的认可,但可能需要一个过程,但这种颠覆性是可以预见到的。颠覆不光来自于电动化,它与智能化也是互相连接的,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零部件产业和OEM都在思索在历史性的变革之前该怎么办。

前几年,我们汽车产业更多谈的是升级,这几年必须要转型,不转型就会出局。这是2017年在汽车产业包括相关产业中,我们感受到的最大的变革力量。

《21世纪》:2017年中国车市整体的增速不到4%,放缓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乘用车更少一些。您怎么看2018年车市的整体情况?低速增长会不会常态化?

付于武:中国市场已经接近3000万的产销量,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对于汽车来讲再贴切不过了。速度降下来是正常的,对汽车产业的长远发展是非常有利。刚需依然存在,但汽车产业需要更高的品质,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要走出去、实现更大的国际化,都需要结构性的调整和产品水平的提高。在这么大规模的基础上,我们必须要沉下心来把产品做好,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必须自身有内生的动力。

《21世纪》:在智能网联方面,2017年有很多大事件,比如百度推出了阿波罗计划,一些地方也在酝酿无人驾驶路试的合法化。2018年这方面会不会有大的突破?

付于武:肯定的。2017年6月18日汽车工程协会成立了智能网联的联盟,这是工信部唯一一个产业创意联盟,着手组建创新中心,基本所有的OEM都加入了进来。2018年产业最大的突破将表现在智能化的大发展。不光是靠政府的强力引导,而是在核心技术上,通过产学研合作,会有更大的突破,这可能是中国汽车产业史上最大规模的跨界融合协同创新,是一个非常具有生命力的现象。我还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件事情能够得到产业这么高度的认可,而且行动这么快,核心技术这么聚焦。2018年在智能网联方面不光会有大动作,而且会有一批成果出现,首先是标准的突破,这也将成为汽车科技界和汽车工程学会最大的事件。

自主竞争环境将空前激烈

《21世纪》:今年以长城WEY和吉利领克为代表的自主品牌集体高端化非常突出,吉利也开启全球的跨越式发展,您怎么看?

付于武:这是非常可喜、令人兴奋的事情。曾经中国汽车做不了高大上,冲击B级车向上走的天花板总是打不破。2017年自主品牌中出现了几个百万辆的俱乐部,吉利将近110万的销量史无前例,这是量的变化。质的变化在于往上冲,领克、长城WEY在一年内取得这么大的突破,具有重要意义,这是靠实力说话。现在,韩国现代拿广汽传祺和吉利博越对标,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事情,是因为他们确实感到了中国品牌的威胁,中国汽车正在快速进步。

《21世纪》:谈到自主品牌,2017年三大央企的动作也非常大,包括一汽长安换帅,红旗品牌复兴、三大央企一汽、东风、长安全价值链合作。您是否看好?

付于武:三大央企动作很大,产业对他们有很大的期待。现在就是一个整合各种资源的时代,央企有得天独厚的、互补性的优势,应该充分发挥国家队的作用,集合优质资源,聚焦在某些方面先进行突破,这也是我们历史上少有的这么大的突破。

红旗品牌的影响力和在国人心目中的位置是没有任何其他品牌可以替代的。徐留平到一汽的第一步就是大力复兴红旗,这条道路是非常正确的,我也坚信红旗会有很好的市场前景,这不仅是一汽的红旗,也是国人的红旗。

《21世纪》:2017年还有一些跨界进入汽车行业的企业,比如宝能、五粮液等等。他们在2018年又会对汽车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付于武:说明汽车太有魅力了,但是这么的大跨界,我并不看好。虽然我们看到在新能源汽车制造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市场机遇,但是更多的还是要看到它残酷的市场性,所以在蓬勃发展的产业背后,我也深深地为一些事情担忧,比如各地争先恐后地上一些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园、智能网联示范区。我觉得汽车产业的市场竞争将会比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残酷,还是要有清醒理智的头脑,要仰望星空,更要脚踏实地。风口是有,但不能失去理智,运动化的思维会毁了汽车产业。

电动汽车直接PK跨国公司

《21世纪》:2018年新能源整体的销量将近70万,国家也推出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包括合资政策开闸放水,补贴政策也大幅度退坡。您怎么看新能源汽车市场2017年的发展以及2018年的趋势?